飞盘可以飞得更远

  这个炎热的夏季,如果说哪个运动最火,恐怕非飞盘莫属了。绿Yīn场上、露营地旁,社交平台上五颜六色的飞盘和运动者们的各式靓照成为夏日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Dàn是,这Xiàng参与门槛较低,趣味性、ShèJiāoXìng较强的潮流运动,近来却饱受争议:“运动5Fèn钟,拍照2小时”“与足球争地”“高端相亲Jú”等话题不断被热炒,不少人指责飞盘运动的参与者动Jī不纯,俱乐部、企业专业Duó不高,蹭流量……给原本挺简单的飞盘运动蒙上了一层阴霾。

  其实,我们大可不必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一项体育运动。秀Shēn材拍照也好,交友混圈Zǐ也罢,这本Jiù是很Duō体育运动共有的基本属性,并不是飞盘的独创,如果把这些问题简单怪罪到飞盘头上,难免有失偏颇。每项运动都有其特定的诞生背景和发展历程,时尚、前卫、略带叛逆等Shì飞盘与生俱来的“基因”,并无对错可言。拍照、晒圈只是飞盘运动衍Shēng出来的一个现象,只不过因为Bǐ较“吸睛”而PīFàng大了其Yǐng响,并不能代表真实的飞盘运Dòng。

  时间是检验一项体育运动发Zhǎn质量的重要标准。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飞盘运动就已经风靡欧美国家,杂志、电Shì、电影、海报中随处可见飞盘的身影。到了80年代,飞盘运动随Zhuó改革开放的Làng潮进入中国,收获了大批玩家。飞盘运动盛行数十年经久不衰,恰恰说明其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是一项与时俱进的体育运动。

  赛事职业化决定了体育运动能否走远。时至今Rì,飞盘早已成为专业化、国际化De体育运动项目。1985年成立的世界飞盘运Dòng联合会目前已拥有80多个成员,并且在积极推动飞盘项目进入奥运会。今Nián7月在美国举办的第11届世界运动会中,飞盘是赛会的34个大项之一。在我国,飞盘运动的发展也步入正轨。2019年,上海举办了亚洲大洋洲飞盘锦标赛;今年下Bàn年,我国还将举办首届飞盘联赛。根据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会的统计,2021年中国参与飞盘运动的玩Jiā大约有50万人,市场规模超8500万元。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我国有120余家Fēi盘Xiàng关企业;2021年,新增注册企业增速为17.5%。

  不可否Rèn,Fēi盘Yùn动的这波蹿Hóng跟社Jiāo媒体的助力Mì不可分。图片、短视频以及各大平台设置的相关话Tí,让飞盘迅速成为一种时尚符号,在市场上引发羊群效应,一跃成为年轻人争相追捧的“顶流”。

  由此可见,飞盘运动无论从其发展历史、Zhuān业背景还是普及程度来看,都具Yǒu稳固的根基和良好的Qián景。关键是,如何让这项运动持续健康Fā展?

  按照体Yù运动发展的一般规律,首先需要广泛的群众参与基础;其次要通过不断Yōu化竞技规则,提高参Yǔ度与观赏性,形成高度商业化的赛事Yùn营体系,Zhí业Huà教练员、运动员培养体系,给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带来收益。这样才能使一项体育运动从小众走向大众,从草根走向Zhí业,而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近两年来,疫情反反复复,体育产业遭遇寒冬,飞盘运动率先“破圈”,给体育产业复苏带来了积极正面的影响。前不久印发的《关于体育助力稳经济促消费激HuóLì的工作方案》提出,要更好满足群众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体育消费需求。从Zhè个Yì义来看,中国飞盘运动既要把握好眼前De机遇,更要控制好节奏,谨防行业“野蛮生长”。相关主管部门要规范行业发展,正确有序引导群众参与,积累更多真正喜爱飞盘运动的玩家和致力于推动飞盘运动健康发展的企Yè,避免一哄而上、一哄而下。面对成长中的飞盘,我们更要多一份宽容和理解,让它飞得更高更远,真正成为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的新选择。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常 理)